2021年9月13日 作者 admin 关闭

小蝌蚪app地址

() 能力太低,事事受到制肘,暂且不能够任性而行,不能够顺心如意的随意来往,何尝不是一种悲剧。

在规则之下,犹如一只爬行缓慢的蜗牛,一步一步,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望天涯何在,可望而不可即。

如果不能够打破规则,那就永远的不值一提,别说什么所谓的理想与梦想了,在天道的眼里,弹指间即可灰飞烟灭,一切都将付诸流水。

再高的成就,也需要相对应的实力去保驾护航,否则,便不会长久,只是沦落风尘,化为一滩过眼云烟而已。

“天道为这个世界的最强者,也是第一个需要解决的刺头,与天斗,其乐无穷也!”

天道茫茫,不知道化身有多少,也不知道是什么形态,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隐藏得深不可测,那么的出乎意料。

两者并不是一个层次之上的对手,楚恒偏偏就不信了,始终坚信着,只要是对手,就会有破绽,就会有缺点,而这些存在的弱点,就是他将要寻找的地方,也是为之抗衡的必要手段之一。

天地之大,不知道延绵多少里,想要寻找这些弱点,无异于是大海捞针,困难的程度超乎想象,成功找到的机会不会超过万分之一。

“哪怕是再怎么困难,遍布荆棘满途,我也要去做。”

“这条路注定是不可回头,也不能认输,唯有力以赴,或许才能够找到理论上所残存的一线生机,杀出重围,走出一条血路来。”

回归地球的心,犹如水滴石穿那般的坚定不移,目前最为需要的,那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时间。

理了理思路,楚恒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又在不知不觉之间陷入到了惆怅之中,摸了摸鼻子:“未免自己太过多愁善感了吧。”

田间清纯美女害羞捂脸可爱甜美写真

正了正心态,楚恒看着无双城的数百万人,估算着,如果一次性除掉那些坏人,留下来的好人应该不会超过十万人。

这样做,未免太过残忍无情,恐怕有伤天和,所以,楚恒打算给他们一次机会,改过自新,改头换面,重新做人的机会。

死去的人,只不过是一堆枯骨或是骨灰,没有任何的价值,还不如让他们活着,让他们多做善事,多积累阴德,去弥补所犯下的罪过。

思考着,也运算着,此时此刻的楚恒,仿佛是化身成为了一个商人,开始精打细算起来:“我一个人重建城池,那倒是很简单,毕竟,虚仙的能力对凡人而言,还是很高深莫测的。

移山倒海,不在话下,构建一处行宫,也很容易,只留下我与夏博他们几个人的话,繁杂琐事未免太多了,势必要亲力亲为,损失一部分其它的时间,日积月累下来的话,肯定是损失惨重。

他们本是该死的人,我给他们一线生机,倒也是物尽其用,这样就完美了。”

凌空而起,一步步凌空走着,脚下没有任何的支撑点或是物品,看上去却是有无形的台阶似的,楚恒走得很稳。

夏博看着楚恒,凌空飞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说道:“恐怕他又要搞事情了,我真为他们感到同情。”

常乐点了点头,也有同感:“他不会是不走了吧,又想要在这里拦路打劫?”

凤栖梧呼吸紧张起来,有些急促,这可是电视剧里才有的景象,就这样被楚恒给轻而易举的折腾起来了。

她可以肯定,四周绝对没有剧组,也没有任何的道具,楚恒的异常举动,乃是活生生的事实。

因此,既是惊恐,又是畏惧,其中不乏别样的心思,对此甚是向往,心驰神往,有些陶醉:“他可能不是人,我可能还没有睡醒,等会儿我还是接着睡吧。”

上官蓝欣则是神色自若,平静无比,凌空踏步而已,她也可以做到,还不费吹灰之力,仙界之人在凡间,岂是池中之物。

要是楚恒做不到,那他就不用继续活下去了,省得去仙人丢脸,颜面扫地。上官蓝欣有些无语了,道:“在一群凡人面前搔首弄姿,这样真的好吗?”

无双城众人见楚恒连连踏步,凌空空中,宛如神祗一般,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尤其是自己交代过所犯下所有罪行的那些人,更是惊恐万状,身体蜷缩在某处,牙齿都在打颤,呼吸都在凌乱,心跳加速不止,生怕这是要杀了他们的征兆。

“能够飞行,这还是人吗?”

“这是巫师大人,不会是来杀我们的吧?”

“有可能,我们作恶多端,万死难辞其咎,难道恶报到了?”

“他就是那个毁灭无双城的人?”

“害的我们无家可归,本想着去宰了他,谁知道居然这么强大,他不来宰了我们就烧高香了,菩萨保佑啊,菩萨保佑啊!”

“不会是神灵的化身吧?”

“真是天灾**?”

“这是天谴?”

“他是上天派下来的使者?”

……

有人陆陆续续的跪下来,向着楚恒磕头,哪怕是头破血流,也没有停止下来,为求的原谅,为能够活下去,什么尊严,什么身份,什么地位,都去见鬼去吧。

至于无双城,已经不重要了,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将这件事抛之脑后,或是强迫自己硬生生的忘记,或是深深的隐藏在内心深处,一点儿提及的胆量与魄力都没有。

万民朝拜似的,异口同声起来,震耳欲聋的高喊道:

“上仙恕罪!”

“上仙恕罪!”

“上仙恕罪!”

凌空踏步来到了无双城这片废墟的半空中,身影高大,形象伟岸,气势磅礴,不怒自威,楚恒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你们大多数人作恶多端,好好的无双城,被你们弄得乌烟瘴气,可谓是罪该万死,罪行罄竹难书,哪怕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能够洗刷你们的罪行。”

“你们不觉得惭愧吗?”

“你们不觉得死有余辜吗?”

“你们不觉得罪有应得吗?”

“本座路过此地,见此丑陋与黑暗,本该除去你们这群祸害,一劳永逸,免得他日你们再次为非作歹为祸一方。”

“杀戮太重,有伤天和,且,上天有好生之德。故而,本座便不便多行杀戮之事,给你们一次活命的机会,也是改过自新的机会,更是赎罪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