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3日 作者 admin 关闭

荔枝视频app高清视频

宁奕的信,送往四境各处。

蜀山,羌山,剑湖宫,道宗,灵山,天都……以北境将军府的力量,借用铁骑,宁奕将自己的“意志”送了出去。

天都授封他为大都督。

东境战争不知何时爆发,但一旦开打,这位大都督不在,可能会有人借用舆论,造乱军心。

宁奕这几封信,看似写得随意,洒脱,但其实将自己的打算,以及想法都交代清楚。

他这次北上,不是避战,而是寻找破境机缘。

这场东境战争或许不会由他来开头……但,一定会由他亲手收官结尾。

北境。

一座洞天福地,仙气氤氲,晨雾摇曳。

面前是一座空旷湖泊,朵朵紫莲盛放湖面之上,有圣人显昭之象,远远望去,一片祥和圣景。

而湖泊边上不远处,就停着一辆马车。

一对远游的主仆,一人捧卷坐于车前,另外一人则是蹲在湖畔赏莲。

美女图片极品女优美艳写真图 柴小圣

“小姐,此地可真是造化宝地。”

小昭掬了一捧湖水,冰冰凉凉,沁人心脾。

她轻轻以掌心拍打面颊,水波荡漾,这片湖泊真如生灵一般,丝丝缕缕的水灵气在肌肤四处缭绕。

小昭惬意舒服地长叹一声。

若是能久居于此,定会长葆青春。

她回头看去,小姐仍然是那副专心阅卷的模样。

徐清焰半靠在马车车厢前,帷帽的皂纱掀起,露出了那张国色天香的面容,她没做任何动作,湖泊上空氤氲的水灵气便如游鱼一般靠近,想要“亲昵”一二,只不过她的肌肤比湖泊镜面还要剔透,看起来如无暇的翡玉。

她手中所捧的,正是宁奕临行前所赠的《太乙拔神经》。

又被称为拔神之卷。

徐清焰的神性之苦,自出生以来便深耕骨髓,难以拔除。

她在遇见宁奕之前,只能默默忍受。

此后便有了“执剑者骨笛”作为医治手段……换而言之,这份神性增殖的造化,对她而言是一味毒药。

如果没有宁奕。

那么总有一天,她会死于自己的神性。

而当年的“太乙救苦天尊”,据说就是这样的一身天生神躯,那位功参造化的女子天尊活了八百年岁月,创造了一门压制神性,对抗返祖的古卷。

正是拔神之卷。

这部古卷诞生于一个极其惊艳的念头。

将神性压缩凝聚成水滴,然后再按照古代道宗修行法门,将星辉完替换成为“剩下”……最终修成元婴。

忍受大痛苦,吞下大造化。

拔神之术,可以造神。

那位女子天尊,惊才绝艳,缔造了这卷古经……在绝境之中走出一条生路。

只可惜,宁奕在莲花阁内拿到的经文是残缺不的。

按照宁奕命字卷的推演,这部经文,只能指导徐清焰将神性修成元婴。

如果有完整的经文,凝聚成功的神性元婴,应当可以一步一步成长,最终演化成完体“圣灵”。

圣灵一出,横扫天下,当如太乙天尊再现人间。

以那位女子天尊的功德造化,此间唯独不朽能与其撄锋。

……

……

徐清焰合上古卷。

她按照《太乙拔神经》所载,运转心法,以意

念压缩神池内的神性……果然,与之前的凝滞不同。

在有意识的压缩之下,一枚枚神性水滴,被挤向丹田中心。

这门心法的厉害之处,在于女子天尊独创的“神性元婴”。

道宗早有修行元婴的法门。

以星辉凝聚的元婴,根本无法以神性媲美……按照拔神经所记载,若是能修至大成,便有搬山倒海之大神通。

莲花湖泊,水灵气忽而起了变化。

蹲在湖畔的小昭被一阵大风吹得踉跄,她眯起双眼,回头望去。

心神震撼,久久不能自已。

上一刹,还晴空万里的莲花湖泊,顷刻间阴云密布,雷霆闪逝。

天地矮小,以黑纱帷帽女子为中心。

徐清焰靠坐在马车之上,姿态慵懒,闭目闲睡,双手却垂落结印,这一刻,莲花湖泊犹如雷池,好几道千钧神雷落下,击打湖面水柱,迸溅如龙,异象之中龙凤齐鸣,莲花盛绽。

那盘坐女子,竟如天地至尊一般。

一缕神性,从穹霄落雷而坠,砸入眉心。

“珰”的一声!

黄钟大吕,悠悠长鸣。

九天十地,唯我独尊。

小昭跌坐在地,看着那卷古书在小姐怀中随风翻页,一页一页迸发异象,神性浩荡,狮虎咆哮,雷霆翻滚,天地之间飞沙走石……而至最后一页,古卷到了尽头,一道落雷也在小昭面前炸开。

白茫茫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

她的视线缓缓恢复……金星消弭之后,眼前哪有落雷,哪有阴沉天宇,分明还是之前那一副万里无云的晴朗宁静模样。

小昭失神望向小姐。

仍然靠坐在马车车前的徐清焰,神色如常,在她身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霸道睥睨,一片落叶摇曳荡落在肩头。

古卷停留在最后一页。

徐清焰手指摸索着充当“书签”的那枚骨笛叶子。

之前的那一切,是真的发生了,还是自己在做白日梦?

小昭摸了摸自己面颊,指尖不知何时变得冰凉,一阵刺骨,她跌坐在湖畔,衣衫都被浸透,至今方才察觉。

“小姐……”

小昭声音沙哑开口。

“呆呆坐在那看着我,发什么呆,衣裳都湿透了。”

徐清焰柔柔笑了,手掌轻轻拍了拍一旁座椅,道:“还不快换身新的。”

小昭恍惚站起身子……这一切,是自己眼花了么?

为何自己在小姐身上,看到了天地齐鸣的大势画面,那副神圣威压的气象,她这辈子都会牢记心头。

太震撼了。

小昭未走两步,便听到远方一阵雀鸣,伴随着马蹄踏水声音。

一匹黑色骏马,如奔雷一般,从远方莲花湖泊,踏水而来。

硕大马首额头处烙印将军府铁纹。

“将军府?”小昭不顾衣衫,连忙来到车厢之前,将小姐护在身后。

徐清焰蹙起眉头,沉默地向后退去,微微躬身,钻入车厢之内。

那匹黑色骏马,踩踏湖面,并不下坠,犹如一枚打水漂的石子,更如一枚疾射而出的利箭——

不过这动静太大,一路惊起漫天白鹭。

“吁”的一声。

那黑色骏马陡然勒住前冲身形,四蹄在湖面踩出无数破碎水纹沟

壑。

最终停在徐清焰马车之前。

真是将军府的人。

冲小姐来的……小昭拦在马车前,充满警惕地开口问道:“阁下有何贵干?”

徐清焰坐在车内,默然不语,低下头注视着自己掌心的古卷,不知在思索什么。

她摊开两枚如玉般白皙的手掌。

两缕神性蹦跳如雷霆,被她轻轻握住。

车厢外,传来了温和的声音。

“无需担心,我受大将军之令,前来送信。”

“大将军之令……送信?”

小昭困惑道:“什么信?你们怎么找到这儿的?”

马背上的甲士笑了,“有铁律在,天都城内无秘密。有大先生在,北境之内无秘密。不过您二位放心……大先生并没有打扰二位清修游行的意思,这封信送到,我的使命就完成了。”

铁骑从贴身襟甲内取出一封信封,拒绝了小昭接过手的动作,道:“宁先生拜托大将军,一定要将信送到本尊手上。所以……抱歉了。”

小昭动作一滞,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之后,顿时心如明镜,知晓这一切发生是为何了。

她低头瞬间,神情阴鸷了那么一刹。

紧接着抬头吐气,一切恢复如初。

小昭灿烂笑道:“原来是宁先生的信。”

她缓慢敲击车厢,努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柔和无害,道:“小姐,是宁先生的信,需要您亲手接。”

车厢内传来了很轻的嗯的一声。

徐清焰轻轻抖散掌心的神性,同时将那一缕浅淡几乎不可察觉的杀意,摇曳荡散。

她伸出一只手,递出车帘。

递信铁骑,皱起眉头。

小昭解释道:“我家小姐不方便露面……大人送信至此,便可回了。”

马背上的甲士点了点头,将信递了出去,策马准备离开。

他忽然心有所念,牵动缰绳,打量了一番小昭,然后笑着对着车厢内女子道:“徐姑娘,竟没想到,您也是修行中人。刚刚那番天地异象实在惊人……隔着数里,险些吓着我了。”

小昭心底咯噔一声。

车厢内传出徐清焰轻描淡写的回应声。

“你看错了。”

身为沉渊君麾下贴身近侍之一的铁骑眯起双眼……眼前徐清焰乘坐的马车,被一层一层阵纹所笼罩,他看不穿虚实。

自己刚刚的确隔着数里,看见了异象,可没法确认是否与莲花湖泊这对主仆有关。

而这一番话,只是试探。

徐清焰的回应,则是彻底断绝了他继续试探的念头。

近侍摇了摇头,重新调转缰绳。

他忽而又一滞,身形未变,只是回眸。

“徐姑娘,大先生托我给您带一句话……世间因果,皆有注定,强求不来。”

这一次。

车厢内没有回应。

近侍再不犹豫,直接离去,一骑蹚水,化为流星远去。

莲花湖畔。

车厢外。

衣衫浸透的婢女小昭神情阴沉,盯着铁骑远去方向,指尖扣在车厢铁皮之上,挠出五根纤长爪印。

车厢内。

徐清焰翻开宁奕书信,只瞥了一眼便重新合上。

世间因果,皆有注定……强求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