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4日 作者 admin 关闭

zx5app字幕网旧版本

请安结束后,走出门的妃子们看沈曼青的目光已经变了。

不是因为她开罪了楚蕴。

而是因为她身边的大宫女,居然被打了一百多下才死。

寻常男子,也最多能坚持七八十下。

而这个宫女……显然不简单。

再一想,一个刚进宫只承宠一次的小小才人,居然能劳皇上挂心,亲自下口谕让她不用请安。

到底是怎么下口谕的?

专门问了知道后下的,还是偶然知道随口那么一说?

如果是专门问了才下这样的口谕……

简直不敢深想。

沈曼青没心思纠结其他妃子怎么想。

她只知道,她被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掌了嘴。

古着妹子一个人提着行李箱离开

就连上辈子,她虽然结局凄惨,但是也从来没有被人当众掌嘴过。

云思婉她怎么敢!

还有裴邺,这就是他说的保护?

自己被人辱骂殴打的时候,他在哪里?

裴邺听到消息,第一时间过来。

面对的就是沈曼青愤怒到发红的眼睛,还有眼底对他的仇恨。

裴邺心尖一颤,心疼的揽主沈曼青,“青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伤成这样?”

沈曼青飞快的把人推开。

“你走,我怎么了你看不出来吗?我怎么会伤成这样你不知道吗?

呵,要是真不知道的话,那你这个皇帝当的可够窝囊的。”

周围的太监宫女听到这话,纷纷害怕的趴在地上。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就算皇上再喜欢你,也不能说啊。

裴邺脸色也沉了下,不过看到沈曼青红肿淤青的脸,还是忍着没有发作。

“说,在思慕宫发生了什么?”裴邺冲跪在地上的宫女命令。

他刚下朝,就听说沈曼青受伤了,急急忙忙从地道过来,还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你来说。”裴邺指着春叶。

春叶肩膀一抖。

“回,回皇上,是,是娘娘今日去给皇贵妃娘娘请安,没有行礼,绣桃说是皇上恩准的。

然后皇贵妃娘娘说,皇上恩准的是不必请安,不是不必行礼,所以,所以这才掌嘴娘娘,还把绣桃杖毙了。”

“她居然敢!”裴邺怒不可遏。

沈曼青继续冷笑,声音尖锐,“所以,这就是你的保护吗?”

“放我走吧。”

沈曼青跌坐在软榻上,“我累了。我不想呆在这里。”

上辈子。就算最后的结局不好,但是至少,大家都知道,她是裴邺最爱的女人,连云思婉都得靠边站。

所以哪怕上辈子她前几年分位不高的时候,那些人最多也只敢暗地里动手脚,明面上,没有一个人敢对她真正做什么。

她重生一世,居然还比不上上辈子。

“你不能走。”裴邺忍不住大声道。

“朕说过,绝不会允许你离开朕。”

“绝不允许。”

“呵。”沈曼青惨笑。

裴邺又心疼又烦躁。

“从今天开始,你不必出宫门一步,给朕一年时间,朕一定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至于皇贵妃那里,朕一定让她十倍给你还回来。”

看着心爱的女人惨不忍睹的面容。

裴邺觉得自己对云思婉的最后一丝愧疚消失了。

他不知道云思婉突然发作青儿,到底是察觉到了什么,还是只是因为心情不好随便找人发泄。

但是不管哪一个,他都无法原谅。

如果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就要找一个人发泄怒火的话,那么她之前的贤良淑德、识大体的形象。

可不就是装的吗?

这样表里不一的女人,也不值得他心软。

如果她是察觉到青儿对他的不同。

那他就更要加快进度了。

她这般容不下青儿,绝对不能留。

听到裴邺的保证,沈曼青除了冷笑还是冷笑。

一年时间…..

谁知道一年后是什么光景,一年后,这个男人还记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或许,那时候,又有新的无奈和保证了吧。

裴邺也看出她不信。

可他现在无从解释。

只能对桂公公吩咐。

“传令下去,撤掉承欢殿所有避子汤,一个月内,朕要听到嫔位以上的妃子怀孕的消息。”

如今只有两个答应怀了身孕。

德妃这些人忍不住,但是云思婉还能忍。

他倒要看看,等到德妃良妃等人也怀上身孕过后,她还能不能忍得住。

沈曼青听着桂公公匆匆离去的声音。

狠狠的咬了咬嘴唇。

不,她不能就这么相信这个男人。

今天的事情,不就是个教训吗?

通过空间投影,看电影一般看完裴邺和沈曼青相处情景的粉鸭子直接爆了粗口。

“卧槽,楚蕴,这狗皇帝来真的也,他这是在逼你侍寝,哦不是,逼你篡位。”

楚蕴微笑着嗯了一声,“不过在篡位之前,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一定得做。”

“啊?还有什么事?”

这种狗男人难道不应该赶紧杀了剁碎了喂狗吗?

楚蕴没有回答粉鸭子的话,等到了晚上。

桂公公又是明理暗里说,又有新的高位妃子承宠,楚蕴冷着脸把人打发走后。

直接构筑了一个空间通道。

到了赵王府后院。

古代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好。

所以,不用使用精神力,也能清楚听见里面咿咿呀呀和嘎吱嘎吱的声音。

间或还传来男人深情的喊着青儿。

虽然不是第一次和臭女人一起听这种墙角,粉鸭子还是尴尬的差点抠出三室一厅。

“那个…..楚蕴,剧情里不是说裴安对沈曼青深情不悔,终身不娶吗?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终身不娶和找女人冲突吗?”

粉鸭子:……

好像是不怎么冲突哦。

楚蕴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里面的声音才停歇。

然后,房门突然打开,一个浑身赤果的女人直接被扔出来。

砸到楚蕴脚边。

那女人有些难为情的抬头。

透过月色看清楚蕴那张脸时,眼底一下子闪过惊艳和防备。

随即又是一笑,得意的道,“你没我像她。”

楚蕴好整以暇的点头,“嗯,不像才好。”

要是像的话,本宝宝可不依。

女子:……

女子捡起衣服跑了。

楚蕴一脚踢开门。

房间里,裴安衣服随意的搭在身上,听到声响,顿时冷笑一声。

“滚,本世子现在没兴致。”

楚蕴站在门口。“有一个人,想必安世子一定有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