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4日 作者 admin 关闭

麻豆传媒现场花絮

当清晨的阳光照射进入蜃楼的时候,墨非醒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身上的关节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感觉自己浑身神清气爽。

人妻少妇的滋味……真的跟田言那种还未曾经人事的女人是不一样的,不说承受能力,便是能够玩出的花样……那也肯定是大不相同!

所以墨非昨天晚上,就过得非常快乐。

“唔……”

墨非的动作可能稍微有点大,以至于触到了就睡在他身旁的焱妃。

只在墨非左侧,墨非的手臂一阵滑腻的感觉,那是他碰触到了焱妃的肌肤。

墨非朝着焱妃看过去——

好一副海棠春睡的画面!

细长的柳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樑、娇润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让人看着就赏心悦目。

一头黑亮柔顺的青丝,光滑柔润的肢体,充满了弹性的肌肤和悦目的**,浑身上下绝没有一点瑕疵,美艳至极。

由于昨夜的操劳过甚,哪怕是以焱妃的体力,此刻也不免尤其的疲惫,所以被墨非有所触及,也没有惊醒她,只是稍微动弹了一下身体,一副慵懒的姿容,让人看着感觉就像小猫一样,就想撸她。

在动弹的时刻,焱妃的身体稍稍露出了被子些许,秀美如天鹅般的脖颈上布满了草莓印记,都是墨非的杰作,那白嫩如水、白皙如玉的肌肤,还遍及淤青淤红的痕迹,嗯,稍微有些激烈了。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正在墨非欣赏这幅美景的时刻,焱妃羽睫轻轻颤动,墨非便知道她要醒过来了。

“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面?”睁开眼睛的焱妃,看着近在咫尺的墨非,楞了楞,问道。

墨非:“……”

“你睡糊涂了吧?”墨非伸出手,在焱妃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昨天晚上你趁我修炼的时候,心魔窜动,欲火升腾难以抑制的时间,所以来夜袭,取了我的清白之身。”

焱妃:“……”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过这片刻的打岔,也让焱妃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起来,不管是因为担心墨非以高月挟持自己,还是因为对燕丹隐藏很深的怨怼之心,又或者是被囚禁了十年,作为一个三十多岁正常女人的需求,昨天晚上她的确是主动和墨非发生了关系。

但是……

这也就不是墨非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理由!

丢给了墨非一个好看的白眼,焱妃没好气道:“就你昨天晚上玩出来的那些花样,你敢说你还有清白之身?我呸!”

he`tui!

“那些我都是看教学素材学习的,比如什么麻生老师、桃谷老师、三上老师,都是德艺双馨的教育工作者!”墨非咳嗽一声,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焱妃莫名其妙的看了墨非一眼,打了一个哈欠,因为昨天晚上实在是太累了,睡觉时间也不够。

只是在墨非看来,焱妃伸懒腰的时刻,真是美到了极致。

“咦?”焱妃忽然发出了一声惊疑不定的声音,因为太累,刚刚还没有来得及感受自己体内的变化,现在她注意到了,自己体内的真气,增长了至少以往的五层,简直不可思议。

“怎么了?”墨非道。

“我体内的真气……”

“哦,很正常,不然你以为石兰说过增长功力是怎么回事?第一次,都会有很大的提升,只不过之后就没有这种好事,但也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过程,只要给我五天时间,我保证能让你的真气翻倍。”墨非自信满满的说道。

嗯,就算五天不够,那十天也绝对能让你功力翻倍。

在焱妃理解中的那种增长功力,一般都是增进一方的,没想到自己也获得了这等好处。

她辛辛苦苦三十年的不间断修习,忽然一夜之间就获得了等若十五年的苦工,这种好处……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心动好吧。

功力大幅度提升,固然是喜事,但是焱妃还是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昨夜之后,既然我都有这么大的提升了,那你的提升必然更加非同凡响,现在可以救我的月儿了吧?”

“没问题!”墨非把胸膛拍得啪啪响,说道:“经过昨夜我献出自己的清白之身,供你使用,我对阴阳家术法的了解也更上一层楼,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所以现在我能保证,能够毫无伤害的解开高月身上东皇太一的禁锢。”

“那就好!”焱妃松了一口气。

老实讲,昨夜献身的原因很复杂,但是最大的原因,或者说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为了自己的女儿高月。

帮助墨非提升功力也好,给予墨非甜头让墨非更有动力救女儿也好,总之,一切都是为了女儿。

“只不过时间还早,月儿或许还没有起床吧,趁此时间,咱们要不要再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呢?”

墨非目光炙热的看着焱妃,她面容秀丽美艳,蕴藏着妩媚风情,肌肤柔滑细嫩,闪动着白莹莹的色泽,成熟的躯体丰润魅人,蛮腰盈盈,不堪一握,完美的线条向下延伸和那臀儿形成一道美丽的弧线,修长的**圆润匀称,晶莹的脚趾珠圆玉润,每一寸肌肤都充满了魅惑之力。

“不要了,我太累了!”焱妃警惕的看着墨非。

可是这种时候,墨非坚信一种法则——女人永远都是口是心非,说要,就是不要,说不要,就是要……

因此……

日上三竿。

太阳偏移到了正上方,透蓝的天空上,太阳仿佛变成了悬着的火球,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

海洋之中也浓浓地染上了一抹金黄色,并且反射出道道炫目的光辉。

“都是你害的,混蛋!”焱妃一边赶忙穿着衣服,一边骂道。

嗯,由于墨非说了一下下就好,结果没想到一下下就是两个时辰,都特么是正午了。

很快,焱妃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又重新变成了高贵美艳的东君大人,一点也看不出昨天晚上那副烟视媚行的模样。

墨非则是简单的换了一身黑袍。

“好了,去找月儿吧。”墨非的眼睛从焱妃一身正式穿着上移开,不过他心里又升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貌似就让焱妃穿着这暗蓝色长裙,然后暴力的撕扯掉,会更爽。

男人嘛,总喜欢拉良家下水,劝妓者从良。

良家少妇的模样,给予男人的诱惑力,甚至还要超过那种魅惑的女人。

一会儿功夫,墨非和焱妃就协同来到了高月的所在之地。

没有月神和石兰跟随,他们两个做什么,也不需要向月神和石兰两个人回报啊。

在专属于高月的阁楼上,高月正盘坐,在修习阴阳术。

轻纱遮面,长裙曳地,其胸前衣领以及裙摆上的六条飘带尾端各有一轮弯月标记,白色裙摆上隐隐可见红色暗纹,有几分神秘和尊贵。

在被阴阳家洗脑后,高月不负之前调皮活泼的模样了,整个人仿佛失去了一分灵性,整天不干别的,就是一直在专心修炼阴阳术。

“我的月儿啊!”看着高月的一瞬间,焱妃就忍不住又感情涌动,走到了高月身旁,拥住了她。

“等你打败了东皇太一之后,不要着急杀他,让给我,我要亲手替月儿报这个仇!”焱妃转过头,恶狠狠的对着墨非说道。

阴阳家不管怀着何种心态,昔日对她的确不错,但如果只是对付她也就罢了,东皇太一还把目光放在了她女儿身上,这就让焱妃根本不能忍了。

也就是她根本没有打败东皇太一的希望,不然等她出狱的时候,就是和东皇太一拼个你死我活之时!

“没有问题,既然你喊我一声霸霸,那我不可能连这点小要求都不满足你!”墨非很正式的点了点头。

“现在你帮月儿看看吧,不许出一点意外啊,不然我真的会和你同归于尽的!”焱妃将高月最终交到了墨非身上。

“放心啦,没有问题的,你霸霸我可不是一般人!”墨非自信的说道。

墨非将手按在了高月的小脑袋上,一股金黄色的真气瞬间覆盖了他的手掌,那些都是他修习阴阳术法,以及昨天晚上焱妃的倾力相助所得,甚至都接近焱妃昨天之前的真气量。

磅礴的真气瞬间笼罩了高月的整个身体,并且高月也非常听话,没有用自己体内的真气对抗,任由墨非施为。

焱妃紧张兮兮的看着墨非和高月,生怕高月出个什么意外。

这个时候焱妃甚至都有些后悔,不该去催促墨非的,应该让他有完全的把握之后,再去解开高月身上的禁锢。

就在焱妃患得患失时间,墨非收回了手掌,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

“这就好了?”焱妃吃了一惊,这也太快了吧?

她连忙朝着高月看去,只见高月已经昏迷过去,倒在了地上,于是她连忙去扶起了高月。

“你以为会花多长时间?”墨非耸了耸肩,说道:“这种事情就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只要能够推演出正确的方法,一步步的走,就行了。”

“那我的月儿为什么昏迷了?”焱妃抱着高月,眼神有些不善的看着墨非,万一高月有个三长两短……她绝对会一口咬断……

“正常现象。”墨非说道:“马上就好。”

果然,如墨非所说,高月的眼睛眨了眨,从昏迷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月儿,你没事吧?”焱妃第一时间关怀问道。

“娘亲?”刚刚清醒过来,高月的小脑袋瓜还有些迷糊,看着焱妃道:“你怎么会在这儿?月儿是在做梦吧?”

“月儿,你好了,你终于又认得我了,太好了!”焱妃激动的一把紧紧抱住了月儿,就像抱住了全世界,不想松手:“你没有做梦,娘亲找到了你,你就在娘亲的身边!从此以后,娘亲都会一直在你身边守护着你,不许任何人伤害你,再也不离开了!”

“果然,这就是在做梦吧?”被焱妃紧紧搂在怀里,高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却也感觉,一切都不真实。

但是,自焱妃怀中,高月看见了蜃楼上的陈设,甚至看见了,站在她们不远处的墨非。

“我这是在哪儿?咦,墨非大哥,你也怎么也会在这里?”

“这是在蜃楼上,你被阴阳家的人抓住了,用来破解苍龙七宿的秘密,就被关押在这蜃楼上。恰巧,你的母亲也被关押在蜃楼上,被我一道顺手救了出来,让你们母女俩团聚了。”墨非笑着说道。

“蜃楼?那又是什么?”记忆被封锁,此时解开了,导致高月也只记得被洗脑之前的记忆,忘却了作为姬如千泷的记忆:“我只记得我和天明在墨家禁地,遇到了一个神秘的女人,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是月神,阴阳家的护法,而娘亲我曾经是阴阳家的东君,仅次于东皇太一,可是为了你父亲,我背叛了阴阳家,结果被阴阳家的掌门人东皇太一抓捕了回去。而你,因为身上流着属于我的血液,拥有解开苍龙七宿秘密的可能性,所以也被阴阳家格外看重,于是将你抓回了阴阳家,洗去了你先前的记忆。”焱妃又哭又笑的,将事情的一切来龙去脉,都告诉了高月。

“原来月儿不是在做梦啊!”高月欢喜起来,也紧紧拥住了焱妃:“那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又见到了娘亲你了!”

“月儿!”焱妃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墨非大哥,谢谢你!”和焱妃叙完母女之情,高月来到了墨非身前,朝着他深深一礼,说道:“你救了我,又救了我母亲,月儿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不用谢我。”墨非笑了笑,说道:“你母亲付出了足够的报酬。”

“啊?”高月疑惑的朝着焱妃看去。

焱妃瞬间耳根都红透了。

特么的,这种事情,你这混蛋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说?

信不信老娘一口给你咬断啊!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