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4日 作者 admin 关闭

樱桃视频污app无限看污片下载

(两章合并发出,请书友们投票谢谢。)

当下的情况下,没法开除社会主义职工,只能采取调离的办法。

居委会反正需要清洁工,都是按照工作量拿工资,只不过工资很低,“自强服务公司”吃点亏,承担何桂兰的一半工资。

“自强服务公司”现在是镇办集体,原本申办单位就是黄陈居委会,这几年三水镇和居委会都能得到管理费。

接收、安排一个集体编制的正式工不存在问题。

黄瀚知道这样做了,何桂兰不可能就范,一哭二闹三上吊是惯用伎俩,往往这种大招放出,单位领导立马怂了。

黄瀚不怕这种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锻炼队伍最重要。

为了增加秀儿、张玉兰、俞勤、张玉梅等等经理、副经理的工作经验,在调离何桂兰之前,黄瀚让“事竟成饭店”副经理以上级领导回三水县开会。

他预估了何桂兰将要采取的手段,并且要求秀儿、俞勤等等开动脑筋,强调不怕出问题,只要学会解决问题就行。

果然不出所料,何桂兰据不服从调动,居然撒泼耍赖在“事竟成饭店”大门口又哭又闹,并且扬言吊死在饭店的门洞里。

秀儿、俞勤等等根本劝不住。

最后还是张芳芬来了,让她有什么话进去说,已经十点多上客时间快到了,破坏了“事竟成饭店”的形象,你吃不了兜着走。

冰雪奇缘女孩秀美动人

何桂兰来到办公室后依旧哭闹不停,张芳芬的劝说根本不买账。

现在的“事竟成饭店”的职工很多,有六十多号,不是需要这么多人,而是为扩张做准备,培养新人。

很明显,所有人都在看张经理有没有办法收拾这个老资格。

于是乎,众说纷纭,不外乎有少数人准备看笑话。

相对而言来自农村的服务员朴实一些,她们都义愤填膺,认为早就应该处理这样的人,认为何桂兰是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城镇户口的正式工不以为然,认为店里拿何桂兰这个正式工没办法,最后还得让她来上班。

张芳芬是个善良的人,不腹黑,秀儿、张玉兰、俞勤等等都是,还就拿这个滚刀肉没辙。

黄瀚中午刚回到家,就瞧见眉头紧锁的秀儿在家里等着。

她和几个经理虽然预知何桂兰不会服从调动,想了一些办法,但是没想到何桂兰居然用寻死上吊来胁迫。

秀儿没辙,特意来等黄瀚放学。

见到黄瀚,秀儿怒气冲冲道:“黄瀚,大姑妈被那个何桂兰缠得烦死了,我都恨不能上去大耳光子抽他。”

以前在农村时,秀儿就不是孬种,如果遇上何桂兰这样的,早就打得她服了。

可是现在不行,不能靠打人、骂人来管理,这也让秀儿无法快意恩仇,觉得憋得慌。

黄瀚笑嘻嘻道:“抽嘴巴?我们是社会主义的中国,不是小日本也不是南朝鲜,抽了你就惹麻烦了。”

“我知道,所以忍住没动手。她再这样闹下去,我们要不要通知派出所抓她?”

“她摔东西了吗?”

“没有。”

“有没有打人?”

“也没有。”

“有没有骂人。”

“话难听,倒是没有骂脏话。”

“那用什么理由让派出所抓人?”

“那怎么办啊?”

“你去跟何桂兰说一声,下午开会研究她的事,让她回家等消息,让她相信组织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她如果赖着不肯走呢?”

“你不会哄她?就说开会也就是走走形式,让做出调离她决定的人有个台阶下,说不定明天她就能上班了。”

“好吧,我这就去。”

“慢着,通知饭店所有人,下午一点半钟开会,你待会儿就带着俞勤、俞霞等等班长以上的干部来我这里。”

“你是不是想到了好办法?”

“当然,对付一个尖酸刻薄的泼妇而已,办法太多了。”

秀儿最服黄瀚,见黄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立刻高兴起来,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

“这算什么?屁大点事!你要学着点,以后自己解决这些破事儿。”

“嗯!我看了你怎么解决这件事,以后肯定有样学样。”

“你以后还得抽时间跟基层服务员保持接触,最起码每个店里都要有两三个心腹。这样才能够做到耳聪目明。”

“我知道了!”

不一会儿来了十几个干部,黄瀚让她们发动群众收集何桂兰的……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何桂兰这种人哪有可能不贪小便宜?在饭店上班可贪便宜的地方太多了,简直是防不胜防。

黄瀚命令这些干部分别找平时关系不错的服务员谈话,并且承诺奖励举报者,会为举报人保密。

主动举报何桂兰的服务员将要获得优先提拔的机会,但是不能诬告。

这种事黄瀚不想让张芳芬掺和,自己也不掺和,让群众来斗倒、斗臭何桂兰即可。

下午,秀儿开了一个简短的会,宣布了调离何桂兰的原因,并且很强硬地指出,像何桂兰这种工作态度的,正式工调离,临时工辞退,农民合同工解除合同绝不姑息。

会后谁都不能走,必须反映何桂兰的问题,最起码要评论她的工作态度、工作表现,表明自己支持公司决定的立场。

这种工作方式来源于哪里,大家都知道,好使、有效。

干部们做思想工作,职工们不表态回不了家,秀儿还告诉所有职工,跟大家一条心的人以后机会多,今天这件事就能看出来哪些人跟大家是一条心。

“事竟成饭店”的奖金高,福利待遇好,当上组长就能多拿十五块钱岗位工资,班长拿三十块。

被秀儿、张玉兰等等经理判定为不和大家一条心的服务员肯定不会得到特别的机会,如果是组长、班长,下个月就会降级。

理由充分,不能顾全大局、不能为了“自强服务公司”的发展与不正之风做斗争,这样的干部肯定不合格。

在黄瀚眼里,能力其次,忠诚度第一,能力强,人品差的都是危险分子,越早清除越好。

这一次搞内部斗争逼着所有人站队就能够看出,最起码表面上能够看出谁服从大局,谁貌合神离。

绝大多数服务员都有上进心,也是何桂兰人品太差,几乎所有的跟她搭过档的服务员都打心眼里鄙视她。

此时墙倒众人推,只不过半个小时而已,就收集了何桂兰不少小偷小摸的事例。

诸如哪一天客人剩下的小半瓶洋河优质大曲忘了带走,被何桂兰藏起来了。

又比如酒桌上客人忘记带走的两只螃蟹,被她包在手帕里塞兜里带了回家。

一个刚刚上班还没有一个月的农村服务员瞧见何桂兰把店里的白猫牌洗洁精拿走了。

来自张家庄的一个年纪才十七岁的服务员由俞霞陪着来找秀儿反应情况。

这个服务员叫周晓梅,是俞霞的小学同学,也是俞霞介绍来“事竟成饭店”上班的,来了两个月,人比较老实。

何桂兰曾经借店里的三轮车给自家买蜂窝煤,拉上周晓梅白使唤,因此周晓梅去过何桂兰家。

这孩子反应了一个情况,她帮着搬煤球时看见何桂兰家厨房里的碗筷、盘子跟店里的一模一样。

逼着大家寻何桂兰的短处,没想到居然找出这么多次小偷小摸的行为。

“事竟成饭店”的管理居然有这么多漏洞,秀儿、俞勤、张玉兰等等“事竟成饭店”的高层听得汗水直流。

出了这种事情秀儿、俞勤等等负责人难逃其咎,秀儿恨得牙痒痒的,道:

“你们看看,何桂兰平时尖酸刻薄,少端一趟碗盘都跟赚了似的,这种人把她调走难道不对吗?她还有脸来闹。

现在好了,小偷小摸的证据这么多,可以让她蹲班房了。”

张玉兰恶狠狠道:“那是个滚刀肉,咱们要来就得来狠一点。我认为咱们现在就打电话让方志强陪我们去何桂兰家看看,把她顺回家的那些东西点一点。”

方志强是派出所副所长是陈春松的战友,一直在追玉儿,一直追不上。

秀儿给他打电话说明情况后,他立刻叫上一个片儿警骑着自行车来了,

秀儿带着周晓梅和俞霞陪同方志强俩人去了何桂兰家。

这年头没太多讲究,派出所的民警要去谁家看看谁敢阻拦?

从单位上顺点东西算啥,何桂兰根本没有藏着掖着,碗盘就在家里的碗橱放着,立刻就找到了,还发现了三瓶白猫牌洗洁精。

捉贼捉脏,哪儿还有什么难度?

方志强已经看了其他服务员反应的何桂兰那些小偷小摸的记录,现在又拿到了物证,当然要把她带去派出所做笔录。

民警办事自有一套,把何桂兰带到派出所后,方志强根本不立刻进行询问,拿了纸笔让何桂兰坦白从宽。

这个滚刀肉其实是个外强中干的货,此时都吓瘫软了,一把鼻涕一把泪,这回不是干嚎,而是真哭。

哭有个屁用,坦白从宽,主动写材料交代问题,要是发现有所隐瞒罪加一等。

何桂兰不知道派出所究竟掌握了什么,但是知道家里的碗盘就是铁证如山,她心理素质其实差得很。

被派出所几个民警吓傻了,一边哭一边乖乖的写自己哪一天拿了什么什么……

下午放学时,处于兴奋状态的秀儿立刻把这个重大突破告诉了黄瀚。

做人留一线,如何桂兰这种人落了案底被拘留也好判刑也罢,以后恐怕难找工作。

黄瀚让秀儿给方志强打电话,让他别再深挖,没意思,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以批评教育为主,先扣何桂兰一天再说。

用不着一天,没多会儿,方桂兰的家属就找来求情。

秀儿得了黄瀚指点,让何桂兰的父母、老公去派出所求方志强,话说得很重,何桂兰犯了法,求单位领导没有用。

在派出所等了两三个小时才见到了出警回来的方志强,说了一大箩好话,才得到批准见到了方桂兰。

滚刀肉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因为一个民警把她平时小偷小摸的数额和物证的数额估了价。

那小子得了副所长指示,故意吓何桂兰,居然估出多次作案,累计金额超过三百块,可以判一年以上有期徒刑了。

见到了父母和老公,方桂兰哭得呼天抢地,然后一家人差一点给方志强跪了,请求方志强高抬贵手。

方志强貌似动了恻隐之心,指点他们,如果单位肯作保,派出所也是可以不立案的。

一家子又急急忙忙赶到“事竟成饭店”,让此事已经打烊了,他们只得找去秀儿家求情。

秀儿见不得人家哭哭啼啼的样子,这时她早就忘了上午何桂兰撒泼时嚣张、跋扈的嘴脸,表态现在太晚了,她做不了主,明天请示张经理再说。

第二天,何桂兰家三口人又是派出所、“事竟成饭店”来回跑,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才把何桂兰接回去了。

何桂兰的坦白材料写了五张纸,都是交代的拿了店里什么东西。

秀儿和俞勤几个看得汗流浃背,加强纪律防止类似的情况发生是接下来几天的主要工作。

三天后,何桂兰在父母、老公的陪同下来向秀儿认错,赔钱,然后乖乖的去居委会扫地。

修理了何桂兰这个刁妇后,秀儿几个的威望直线上升,集体编制的正式工终于不再觉得高人一等,知道不好好工作,也会丢工作。

这些都是小儿科,黄瀚的经历太多,亲眼看到过许多解决单位职工纠纷的野路子。

印象比较深的那是九零年,单位上要整顿,给几个住在单位后院的职工重新安排了宿舍,单位在市中心,重新安排的宿舍在郊外。

有个刺儿头好说歹说就是不肯搬家,睡在经理办公室闹。

怎么办?经理就是用了野路子,一群年轻的职工被经理的几个心腹鼓动起来,当天下午就把人家的房子拆了。

局里派人来调查,得出结论,一群积极向上、爱党、爱国、爱公司的好青年喊出“谁都不能阻碍公司发展!”的口号,把人家的房子扒了。

最后还能怎样?这就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人家吃了亏也没地儿说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