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4日 作者 admin 关闭

香草影院app

“卫言,你待如何?”

祝明很快想起了卫笃的事情,看向此人的神色不禁变得肃然。

“如何?”卫言冷冷一笑,对他说道,“杀兄之仇,不可不报,你说我待如何?”

祝明道:“既然如此,动手吧!”

卫言却没有动手,只是道:“我还没有那么傻,就在这里动手……”

“那你还说个屁!”一个声音打断了卫言的话语,李柃走了过来,“值此两国结盟,商谈合作之际,说这些话,是否可以认为你心怀怨望,目无大局?”

卫言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李驸马,这与你无关。”

李柃道:“如何与我无关?卫笃的事情我也亲历,当时他来的是我这座府邸里面刺杀,事后被击伤逃亡,然后才被击毙,你若真的想要为兄报仇的话,尽管来找我便是,和我祝师兄说这些有何意义?”

卫言闻言一滞。

祝明道:“李柃,你……”

李柃道:“祝师兄,这桩因果,自当由我担下。”

说罢,毫不示弱的看向卫言。

清纯美女笑容可掬唯美写真

卫言大怒,一股神念无形延伸,如同手臂抓向李柃。

但是李柃立刻感知,同样神念驱动,挡住对方力量之后,生生将其压制。

“你们怎么回事,为何动起手来?”

这边神念交锋,其他人本来没有留意的,立刻看了过来,纷纷传音道。

渚元峰上的一名内院弟子走了出来,目光凌厉,盯着李柃。

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看向卫言,似乎神识传音。

卫言眼神阴骘,道:“好,你担下是吗?别以为当真有人撑腰就了不起,咱们走着瞧!”

他从李柃身上感受到了不弱的气息,一时也有些凝重,强撑着说完场面话之后,便冷哼一声,转身走开。

“夫君,方才那人……真的是卫笃的亲人?”九公主带着几分凝重走了过来。

李柃道:“是不是真的,还在两可之间,就算是真的,这个人早不寻仇,晚不寻仇,偏偏这个时候来,也是故意挑事而已。”

祝明道:“你方才不必接话的,那人是冲着我来。”

其实这种事情并不难预料,双方之间打出火气来后,有些恩怨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消除。

老祖们要和谈,是老祖们的事情,暗地里不知多少人心怀不甘,又或者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李柃道:“祝师兄,我说这桩因果由我担下,是认真的,我也可以猜到,他们大概是以为当真闹出点儿什么动静,我们也只能忍气吞声,大局为重,殊不知这一点对他们而言是相同的,真要他们吃亏,同样得大局为重!”

祝明看着他良久,感慨道:“没想到才年余不见,你就已经足以独当一面,难怪老祖安排会谈在你府中举行。”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别人注意,李柃也没有打算找他们带队的管事告状,把这一切摆到台面上来说。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件事情会如此简单就算了。

“卫言,你做什么,不是早已告诉过你,要克制隐忍,大局为重!”

这时候,渚元峰的管事师兄也把卫言叫到一边,严加训斥。

卫言闻言,咧嘴一笑:“甘师兄,你还不明白吗,王上派我来此,就是让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如若当真要克制隐忍的话,当初为何要把我选入使团?”

甘师兄听到,只感觉一阵阵头疼。

卫言所言……确为事实!

这使团人选,原本就是王上所定,虽说无法预料怀有恩怨的对头刚好也要参加会谈,但既入玄辛国,碰上的可能还是不小,就算卫言没有遇到仇家,其他几人也有可能遇到的。

接下来的数日,会谈仍在持续进行。

双方的使者已经就许多问题展开了实质的讨论,最终把问题归结到主要几点之上。

首先是割让国土境内的一些世家豪强所属矿产和财富。

有些世家豪强是灵峰弟子的后代,有些则是玄辛慕家的旁支,他们都是玄辛峰的附庸,并不会随着割让国土而转移所属关系。

去年洪灾导致了不少地方荒芜,正好交由他们填充地方,维持统治根基。

但世家豪强必有生存之基,他们能走,许多矿产,田地,都不能走,还有动迁过程之中的开销,这些无形的损失应该由谁来承担?

玄辛国想要推到渚元国头上,渚元国却认为玄辛方面有求于人,有必要自行承担。

除此之外,还有渚元王族想要趁机会提出一些战争赔偿和合作代价。

虽然双方老祖一直心怀默契,但双方的弟子在边境作过一场,也是不争的事实,这回转为同盟关系了,正好趁此机会索上一笔,把过去的损失弥补回来。

但这件事情原本就是一笔糊涂账,玄辛国才不可能认下。

他们的要求当中,涉及到了十余件以计的法器,上百件灵材,各式符箓,宝物,都可以用来征募十多名炼气前期的草莽散修了。

让李柃颇感意外的是,这些条件当中,竟然还涉及到了自己。

“什么,连我也得交出一批制作灵香的香坊管事和熟手工匠?”

“不错,李师弟你所开设的香坊已经驰名国外,其他灵峰都开始有所耳闻,眼下这信灵香方子,应当是被老祖作为交易条件卖掉了的。”

“老祖会卖方子,这个我倒早有预料,但……总不能连熟手工匠也卖了吧?”

“渚元国接触香道时间太短,便是有了方子,短时间内难以开设工坊,大批生产,当然还是直接向你要人最快。”

李柃摇头不已:“我自家生产信灵香也指望这些人手,更何况,两家都能生产之后,就会形成竞争关系,他们倘若自己培养,那倒也就罢了,还想要从我这里挖人,那不是把我当成软柿子捏吗?”

李柃清楚明白,信灵香香方是早已上交老祖,上交宗门的,流传出去不足为奇。

但核心技术仍然掌握在自己手中,香坊的管事,熟手工匠们,也是保障出产的关键。

谁掌握了这些东西,谁才能够真正掌握这一行业,占据凡品灵香的市场。

抛开那些拥有灵蕴的香品不论,凡品信灵香,也是有助于冥想入定,有助于炼魂的。

说不定,早也已经有人发现了香供法宝的用途,正在闷声发大财。

“其实我已经不靠这些东西安身立命,也无谓抓着不放了,但与其交给渚元峰,还不如直接上交宗门,利用这一产业换取优待……

宗门的公家才是真正的大靠山,为何还要被中间商赚差价?又不是没有直接联系宗门的渠道。”

“是这个理,但渚元峰就是一心想要,这不,去年都还把歪主意打到李师弟你本人身上,对了,渚元国的王上,似乎还有意收买你呢。”

李柃闻言,不禁皱眉道:“究竟怎么回事?”

前来告知李柃的师兄神秘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

结果很快,李柃就明白究竟怎么回事了。

当天下午,渚元国使者秘密来访,竟然提出了一个让他有些目瞪口呆的条件。

“李师弟,我家王上有意招您为婿,许以清悠公主婚配,条件是您迁往渚元国,成为我渚元国驸马!”

“这位师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那使者肃然道:“我家王上金口玉言,岂有玩笑之理?”

李柃摇头苦笑:“可我已经是玄辛峰的驸马。”

那使者不以为然:“在我们渚元国,大丈夫三妻四妾视之为平常,只要您接受就可以了。”

李柃道:“那还真是抱歉,我与青丝感情甚笃,也无意再娶,多谢王上美意了。”

使者道:“我们家的清悠公主也不是凡人,与玄辛国长公主一样,都是仙门弟子,甚至修为还要更为高深。”

李柃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凡人与否,并无区别。”

使者闻言,不禁有些恼怒:“李师弟,你这是想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柃奇道:“阁下难道不知,强扭的瓜不甜?”

使者冷哼:“我只知瓜熟蒂落,只要摘得下来,它就甜得很!”

好吧,其实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但问题是,这般搞法未免也太儿戏了?

李柃有些头疼,总算稍微明白,老祖口中所言“那一家子都叫人不省心”是怎么回事了。

从去年的派人绑架自己开始,对方好像就没有怎么干过稳当事,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主。

当李柃把这件事情告知九公主之后,九公主神色莫名,不禁看了他一眼。

李柃问道:“青丝,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会心动,答应他们吗?”

九公主幽幽道:“夫君,我当然相信你不会,但若你并非修士,而是过去那个凡人,说不定这件事情就由不得你做主,而是两家老祖共同决定了。”

李柃微愣:“这是什么意思?”

九公主道:“就是把你作为枢纽,结成两家之好的意思,如此一来,渚元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香方和技术,玄辛国也保留了面子,就连你自己都左拥右抱,没有什么不满的。”

李柃愕然:“那,渚元国的那位公主,总不会愿意吧?”

九公主道:“那我就不得而知了,或许对人家来说,也只不过是多了一场凡间夫妻的因果,又不是结成道侣,相互扶持,如若只是区区数十年名义夫妻的话,她应该是等得起的。

而且夫君也不必妄自菲薄,当真以为修士必配修士,其实修仙界中仙凡之配并不鲜见的,双方之间都是修士的,那叫道侣,是要相互扶持长久度日的,反而才要慎重以对。”

说到这里,她不无促狭道:“如若对方不想要个道侣,只想找个丈夫,像夫君这般年纪的青年才俊,其实颇受欢迎的,还有个专门的称呼,叫做可人儿,或以糕点,甜品代称呢。”

李柃一脸嫌弃:“什么鬼?”

九公主道:“忘了告诉夫君,咱们玄辛与渚元各论各的,代数不一,但那位渚元国的清悠公主,我似乎有所耳闻……应该是年纪五十多以上的上代长辈了!”

李柃瞪眼:“啊,这……”

九公主笑道:“夫君不要这般表情嘛,民间不是有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三十抱江山……”

李柃捂脸道:“还女大三百送仙丹呢,这要是换个三五百岁的筑基女修岂不更好?”

这本是玩笑话,但九公主却认真道:“这也不鲜见啊,莫非夫君心动了,想叫他们换个配得上你的筑基女修?”

这大抵就是凡人和修士之间的理念差别了,若非重情之人,修士嫁娶数任实属正常,而且莫说年纪相差个三五岁,三五十岁,就算三五百岁都照样配得的。

低阶的弟子没人权,要接受灵峰安排,高阶的……她可能又不在意。

堂堂筑基女修,弄个凡人丈夫,聊解数十年寂寞,有何不可?

李柃忍不住弹了弹九公主瑶鼻:“心动个鬼,你我成婚就是夫妻,双修就是道侣,怎么帮着别人对我说这些话?还有,你哪里学来这许多东西。”

九公主嘻嘻一笑,老实交代道:“都是以前在仙门里面,师姐们告诉我的趣事儿。”

李柃道:“天云宗的教育,很有问题啊。”

玩笑过后,却还是得认真严肃,对渚元国表示拒绝。

李柃是不会答应把自身和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作为条件,应付渚元国的狮子大开口的。

老祖对他和九公主偏心,也还不至于出卖他。

但在这时候,渚元国那叫人不省心的高层,忽又横生事端。

既然这不答应,那不答应,干脆作过一场,赌斗决胜好了。

弟子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生死荣华都靠各自手段去争取!

这也是为了平息国内一些人的怨气。

这个条件一提出,李柃不禁愕然。

和他还可以笑着和九公主讨论,非议,峰上也没有丝毫逼迫之意截然不同的是,玄辛峰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下来。

赌斗的第一场,就是那卫言主动挑战祝明,要报杀兄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