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5日 作者 admin 关闭

麻豆传媒app官方下载

其实李白也就是配合小王一下,随随便便的刺出一剑。

结果……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诶?”

大魔头发现剑刃没入了一半。

貌似,好像,大概……一不小心就给刺穿了?!

反正没费什么劲儿。

“卧槽!”

小王的同事惊呼出声。

“刺穿了!”

“真的刺穿了!”

现场就像炸了锅似的。

“怎么,怎么就刺穿了呢?”

思绪少女香艳迷人

小王警官目瞪口呆。

他望着那件五千块钱的警用防弹衣被八百块钱的宝剑给生生刺穿了。

记得宝剑明明没开锋啊!

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锋利?

小王同志满脑袋的问号。

李白拔出剑,看了看剑锋,又试着刺了过去。

噗!

能够抵挡手枪弹近距离射击的防弹衣再次被刺穿,仿佛比一张硬纸板也结实不了多少。

李白武道主修的是剑术,术道玩的是飞剑,本命法器又是剑形的“玄星”,他忘了自己在举手投足之间,天然就会对剑器有加成。

不小心劲儿又使大了。

再刺!

噗!

“这防弹衣是假冒伪劣吧?”

有观众说出了李白的心声,太不经刺了。

李白望向小王警官,耸了耸肩膀,又手欠了一下。

照样是噗一声刺了个对穿。

小王( ̄皿 ̄///):你奏开……

“你还是换一件吧!这件的质量,嗯,质量好像有点儿不合格!”

李白摸了摸鼻子,犹豫着把宝剑归鞘,随即就被小王警官给抢了回去。

还换什么换啊!小王同志几乎快要哭了,他负责的展示项目算是彻底泡了汤。

这件警用防弹衣的损失要是真算到他的头上,这个月多半得喝西北风。

公务员又不是当老板,拿的是死工资,刑侦科虽然有点儿奖金补贴什么的,但是小王毕竟年轻资历浅,参加工作还没几年,哪儿能和老张他们这些老刑侦相比,也就比当初做小片儿警的时候强一些。

他这会儿正肉痛的不行,早知道就不招惹李哥了。

这下可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李哥,你别添乱了行不?”

小王死死抱着宝剑,说什么都不会再给李白。

“我也没用力啊!”

李白挠着头,也是一脸无辜。

他真不是有意的,盛情难却,就这么捅了一下,结果就……

“您还是换别的项目去玩吧!”

小王打定主意要把这个瘟神送走,去祸害别人。

有道是独乐乐,不,独祸祸不如众祸祸,大家一起倒霉才好。

“好吧,好吧!说好了,不用我赔吧?”

李白摊开双手,他还是被小王给赶走了。

作为南Hu区分局的编外审讯顾问,李白在开放日活动里面也有自己的参与项目,分上午场和下午场各一个小时的现场审讯体验互动。

他好歹也学过半吊子的刑侦审讯技巧,就像神棍算命先生一样,诱导那些参与互动的好奇宝宝们玩“真心话大冒险”。

有那么几个偏偏不信邪的,却哪里架得住大魔头的手段,无不背后冷汗直流的当场老老实实“招供”。

不少市民们真心被吓到,湖西市公安局真的有高人。

什么谎话,什么死不开口,无论自以为意志有多坚定,事实上根本不堪一击,完招架不住。

尼玛简直太恐怖了!

如同宣传中介绍的那样,下午的开放日活动节目精彩纷呈,也吸引了更多的市民观众。

一年一度的公安局开放日,市局和各分局花了不少心思,竭尽所能的展现出公安系统的实力,利用这次机会一边震慑各路宵小,一边将公安部门有信心有能力保障社会安和秩序的信息传递给市民们。

汽车轰鸣声和急促刺耳的刹车声响了起来。

一辆黑色本田轿车冲进省体育馆的足球场内,在跑道上飞驰,两辆警车闪烁着警灯穷追不舍。

本田轿车的副驾驶座和后座上的“匪徒”从车窗探出身子,举起手枪和自动步枪接连开火,乒乒乓乓的枪声回荡在体育馆内,观众席上的市民们不断发出一阵阵的惊呼。

主持人的声音在场馆内外回荡,把解说过程讲的惊心动魄,还有时不时响起来的背景音乐将气氛烘托的更加紧张几分。

两辆警车交替掩护,也有警察伸出枪口反击。

一场激烈的“警匪大战”在省体育馆内上演。

咣一声巨响,一辆警车突然加速,狠狠撞在了“匪徒”们驾驶的本田轿车左侧车头,场面火爆无比。

本田轿车引擎盖缝隙立刻冒起了浓烟,依靠惯性勉强转弯冲出数米,车上的“匪徒”仓皇跳下车,夺路狂奔。

两辆警车上的警察们也跟着下了车,有一个“匪徒”转身开枪之际,被警察的枪击“打倒”在地,转眼间只剩下了三个“匪徒”。

不像影视剧中那样,敌我双方都有打不完的子弹,“匪徒”手中的枪支很快变成了摆设,各自拿出冷兵器,甚至还有一个亮出双节棍,嚯嚯哈嗨,耍得有模有样。

从两辆警车上下来的警察们也是装备齐,一个带着警拐,一个持“大剑”。

警拐路数诡异多端,直接架上飞舞的双节棍,两三招过后,双节棍被绞飞,“匪徒”徒手对警拐,最终结果毫无悬念,直接被一招制敌,咔嚓被当场铐上。

“大剑”一对二,招式大开大阖,进退有矩,没一会儿功夫就放倒一个“匪徒”,不得不说低压同步脉冲防暴棍是一件非常犀利的神兵利器。

另一个“匪徒”见势不妙,扭头就跑。

警车上突然冲下来一条穿着小马甲的大狼狗,呼的追了过去,逃跑的“匪徒”转眼间就被扑倒,咬住胳膊往回猛拖。

至此,一场激烈无比的警匪追逐战终于落下帷幕。

有车辆追击,有枪战,有近身格斗,有警犬出动,许多市民观众的手掌都快要拍红了。

“李医生!李医生!”

坐在观众席中的李白忽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他循声望去,看到那天在市公安局开放日导演会上曾经见过的两个工作人员满头大汗的一路小跑过来。

李白站起身来,问道:“有什么事吗?”

其中一人气喘吁吁地说道:“江湖救急!赶紧跟我们来吧!”

另一人长话短说,直接说明来意。

“劫持演习有人赶不过来,堵在路上了,实在是找不到人,所以请您客串一下。”

“咦?不能让别人配合一下?我只是个医生啊!再说这里有这么多人,不用专门找我吧?”

李白摊开双手,对方这个理由有点儿牵强,省体育馆内那么多警察,随便拉出一个都可以。

最了解犯罪分子的当然是警察,反串角色才惟妙惟肖。

“如果找警察来扮演,因为职业习惯,太容易出戏,这次我们专门找非公安的人来扮演劫匪,就是为了力求逼真。”

那位工作人员一脸苦笑,今年搞的这场压轴大戏可是花费了导演组不少精力,用足了心思。

“医生?李医生,您别说笑了,整个湖西市,不,整个钱江省都找不出第二个比您还能打的医生,您就是一位被医学给耽误的老刑侦!”

因为有求于人,那位工作人员陪着笑脸说好话,尽捡好听的。

“要我客串一下也行,叫那个赵亮也一起参与,他不参加,我也不参加。”

李白又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没有心机的单纯小年轻。

开放日最精彩的压轴大戏突然出现变故,很难保证里面有没有鬼。

至少李白知道,赵小亮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自己手上连吃了几个闷亏后,绝无可能一直忍气吞声,说不定早就想借着这次机会报复回来呢!

赵小亮这家伙敢犯大事的胆子是绝对没有,纯属癞蛤蟆上脚面儿,专门恶心人。

“赵亮他……”

那位工作人员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同事悄然拉了拉,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改口说道:“您先跟我们来,我们跟导演组商量商量,您看怎么样?”

话不说死,自己绝不主动挡在前面,交给领导来决定,这是公务人员的生存之道。

李白眯起眼睛,说了一个字。

“好!”

吃这碗饭的,果然没有一个是缺心眼儿的。

不过他打定主意,要给赵小亮一点儿颜色看看。

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看对方舍不舍得亲自下场陪自己玩玩。

李白跟着来到省体育馆的办公楼,那里已经被护栏和隔离带包围封锁起来,现场不仅有电视台的转播车,还能随处看到摄像头。

附近散布着十几块大屏幕,已经有不少人聚拢过来等着压轴戏上演。

楼底下绕着一圈缓冲气垫,防止有人失足跌落,看这阵势估计不会是小场面。

赵亮听到李白坚持要自己也参加劫持演习,一副痛心疾首的语气说道:“李白,你就不能帮帮忙吗?”

李白同学呲牙一笑。

“不能!”

尼玛,谁给你那么大的脸!

他反正就是不松口。

“小赵,你就配合一下,正好缺两个人,你和李医生补上。”

导演组的领导发话了。

看时间越来越近,已经没有功夫扯嘴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