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9日 作者 admin 关闭

靠比视频丝瓜app安卓版下载

4月16号。

百晓通信息平台,建筑交流版块。

一场史无前例的直播,吸引了数百万观众。

画面中。

几名身穿济府城建工装的憨厚汉子,正在改造楼体结构,其领头之人,一边挥锤砸墙,一边对着镜头解说。

“以建筑设计而言,百分之九十九的二次改造都会给房屋带来安隐患。”

“比如A栋商品房,产权七十年,设计寿命五十年,交房后,A-101户拆掉非承重墙东墙,B-201保留南墙却拆了西墙,B-301拆了南墙,其它住户也拆的拆,改的改,虽然隔层是浇筑,但这栋楼从此就没了‘抗震’功能。”

“要知道,在高层建筑中,非承重墙并非只是一道隔断墙,而是抗震墙,它与剪力墙一起支撑整栋楼的稳定性。”

“如果拆除‘抗震墙’,一旦发生地震,整栋楼不再是左右摇晃,而是从内部坍塌。”

“并且,二次改造后,整栋楼的使用寿命也会从五十年缩减到三十年。”

“其实严格来说,只要图纸审核没问题,项目手续齐,5.2层高并不违规。”

“哪怕住户自己装修,通过家具营造复式风格,也很合理。”

清纯可人的向阳花仙

“但如果把5.2米层高对半砍,中间增加非设计图纸具备的隔层,就会加大房屋荷载,这些荷载通过房屋的梁、柱或承重墙等传递至房屋的基础,轻则会导致房屋出现沉降,墙体开裂,严重的会因基础承载力不足,导致房屋出现垮塌。”

“像某些住户拆除非承重墙后,当场就能听到‘咔咔嗡嗡’的异响,或者入驻后的晚上,经常听到奇怪的‘钢珠落地声’……”

“这就是二次改造引起的变化,或许是钢筋在脱离混凝土束缚,也或许某些地方正在发生断裂。”

“当然,咱们目前所在的这栋楼,还算比较安,三五年内不会出现墙体开裂、屋顶鼓皮现象。”

“至于以后……那就要问入住的购房者了。”

济府中心医院。

砰!

看过直播,被沈志鹏打断腿的赵公子,气得直接从病床上站了起来,甩手摔烂SG pad。

“他么的,这是咱的员工?!”

“老板,确实是,上次就是他帮您打破了沈志鹏狗头。”

“……”

赵公子深吸数口气,“我当时就怀疑这货是个愣头青,没想到竟然愣到这种层度。”

“我已经联系安保部……”

“安保部?干嘛?揍他一顿?”

“额……给您出出气。”

“出个屁,视屏都放出去了,当务之急是澄清!还有,这么愣的人,如果被打出脾气,跑来捅我两下子怎么办?”

“……”

“把工资结了,让他滚蛋。”

“好的。”

“事情搞不定,你就不用回来了。”

“……”

“算了,一起去吧。”

……………………

银座新天地售楼处。

二次改造工程科普直播,令沈志鹏差点笑抽。

只不过,看过三月份财务汇总,他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

自家餐饮费,上个月足足少了一半!

而四月份上半旬,竟然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这让他怀疑自家员工是不是在偷懒。

吃那么少,不是在施工现场睡觉,就是打卡后跑出去浪。

这可不是啥好现象。

所以,今天上午看过直播,他中午就悄悄溜进工地,准备在下午抓几个典型,杀鸡儆猴。

然而令沈志鹏万万没想到的是……

中午饭点,工地休息。

自家壮汉们不到自家食堂就餐,反而成群结队,若无其事的从诚基中心掏的那个地洞走进对方施工现场。

然后捡起一些因天气升温,被丢在地上的破烂工装,披在身上,大摇大摆的走进诚基中心大食堂。

憨厚的笑容,热情洋溢自来熟的招呼……

打菜大妈不但没发现蹊跷,反而多给了半勺菜……

“馒头呢?”

“怎么又不够了?”

“可能人又多了,毕竟赶工。”

“等等,已经去外面买了。”

“快点啊,下午还要改造停车场。”

“我打电话催一催。”

跟着混进来的沈志鹏,满脸懵逼。

环顾四周,惊恐发现,诺大的食堂里竟然有一半是自家人。

更扯淡的是,有很多壮汉跟对方员工拼桌,双方还特么聊的很开心。

“???”

“咦?你是谁?看着有点面生啊?”旁边一名济府城建的员工,凑巧路过。

“我?新来的。”

“哦?兄弟,看你细皮嫩肉的,怎么也跑来干工地了?”

“以前做小买卖,前段时间咱这里制造业改革,零售商品大降价,我以前囤积的旧货赔了,欠一屁股债,老婆也跟别人跑了……”

“唉……也是个苦命人。来来来,这里坐,哥哥告诉你啊,咱这出大力的,入行没早晚,只要踏实能干,比啥都强。”

“老哥说得对。”

“来,这份工作餐你先吃,我再去打一份。”

“谢谢!”

老沈有些感动。

“甭客气,我一看你就不是普通人,现在只是遇到个小槛儿,等迈过去,潜龙出渊,早晚飞黄腾达,到时候可别忘了老哥哥。”

“一定一定!”

沈志鹏说完,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左手拿着满头,右手拿着筷子,身前摆着餐盘,已经吃上了。

???

真特么邪门!

而远处混进来的自家壮汉,已经有人狼吞虎咽的吃完,急匆匆跑向工地……

依稀可以听到打饭大妈在感叹:“真不容易啊。”

诚基中心工地上。

返回的壮汉脱掉济府城建的工装,丢给蹲在东山建联工地那个破洞外的同事,“嗝……玛德,吃的太快,有点顶。”

“快去溜达溜达,消化消化。”

“就怕等会又饿了。”

“没事,咱家食堂也准备了点吃的。”

等新一批壮汉换上工装,直奔赵公子家的食堂……

从济府中心医院赶来的赵公子,凑巧也走进工地。

双方迎面遇到。

“赵董。”

“嗯……咦?你们怎么穿的东山建联的裤子?”

“常年跟混凝土打交道,老寒腿,怕冷,就从他家抢了一套,凑合着穿。”

赵公子听到是从老沈家抢来的裤子,被打断的腿顿时不痛了。

并且自己腿部受伤,他也体会到腿脚不便带来的痛苦。

不疑有它,回头呵斥跟来的后勤部主管,“工作不到位!”

后者只是某位领导的亲属来这里挂职,别说认不认识工人,连工地都压根没来过几次。

“赵董放心,马上整改。”

“嗯,买厚的!”

赵公子拍拍自家员工肩膀,“快去吃饭,凑热乎,多吃点,下午加油干。”

“谢谢赵董。”

等员工们离去。

“那个二愣子在哪?”

“已经给他结算工资,不过,对方说要吃过饭再走。”

“只要不赖在工地上,啥都好说。”

赵公子说完,走向食堂。

然后……

又迎面遇到一群穿着东山建联裤子,披着自家外套的老寒腿。

“???”

关键是,里面还有个剔着牙,悠哉悠哉走出大门的沈志鹏。

没办法,对方脑门上裹着绷带,在人群中那么扎眼,想忽略都难。

而沈志鹏看到赵公子,也有点懵,差点吓尿。

上次双方结下梁子,如果这次被对方抓到,估计会被打出屎。

赵公子玩味的笑了。

沈志鹏本来挺怂,但他忽然想起来,背后大食堂里,是自家员工。

“给我打!”

俩人同时暴呵。

赵公子一方,十几名管理最先动手。

但冲到一半,愕然发现,食堂里呼啦啦冲出上百名老寒腿。

而对方目标……

看那眼神,似乎是己方。

“不好,赵董,他们叛变了!”

“赵董快跑!”

赵公子吓得头也不回,卖力狂奔。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着济府城建工装的壮汉,拎着粪叉杀出厕所。

“休伤吾主!”

粪叉抖动,遥指沈志鹏,也把上面的物事甩了赵公子一脸。

但赵公子却浑不在意,反而欣喜万分,“二愣子,快救我!”

“主公莫慌……”

……………………

锦绣川运营部。

“太假了!”

看到屏幕里的剧情,葛小天差点笑喷,“村里的群演都不敢这么搞。”

“不身临其境,你体会不到现场的氛围,情急之下,谁还有时间细细思索。”

“也对。”

葛小天略微沉思,感觉自己跟赵公子换位思考的话,他估计还要喊一句:吾儿奉先何在……

另一边。

沈志鹏理亏,不想跟赵公子多做纠缠,也担心对方手提粪叉的汉子,忽然发疯冲过来大杀四方,当即领着老寒腿们从地下停车场撤离。

赵公子的腿尚未好利索,跑不快,也不想跟沈志鹏再打一架,看对方撤离,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旋即……

看到东山建联的裤子,他又想起老寒腿。

回头怒视一群挂职经理……

是济府大领导的儿子侄子……

“算了,让人事部来处理,另外加强工地排查,杜绝对方员工跑来混饭吃。”

“是,赵董。”

“走吧,去玩会,欢迎二愣子……你叫啥?”

“郭振武,在家排行老五,您喊我小武,老五都行。”

“哈哈,老五,今天多亏了有你在,走走走,带你去体验体验什么叫享受。”

“赵董,俺被辞退了。”

“小事,对了,你为啥要直播?”

“为了赚钱养家。”

“这东西能赚钱?”

“只要吸引来客户,干啥都赚。”

“嘿,是个有想法的人。

赵公子虽然担忧二次改造视频对自家带来负面影响,但消息闹得天下皆知,怎么也要认真筹划,才能洗去骂名。

“走,带你去找乐子。”

………………………………

酒吧、D厅是两种文化,前者类似华夏酒馆,后者类似近代歌舞城或者卡拉OK夜总会。

02年,新时代气息更加浓郁,酒吧、D厅也发生一些转变,分出club(夜店)、商务KTV、演艺厅、新DISCO、雪茄屋、红酒屋、桑拿城……

都有点好东西。

但如果进行严格划分:

酒吧就是纯喝酒,自饮自乐,或者拉上几个朋友一起嗨,氛围比较安静。

D厅经过各种玩,如今名字已经臭了,无法再吸引好奇的妹子,因此有了club,和高端KTV,前者属于普通夜店,吃喝跳舞玩上大半夜,后者在网上有论坛,许多东西都暗中交流,主要客户为老外和留学生。

像演艺大厅、商务KTV等等,有正规表演,也有玩的比较高端……

总的来说,与刚刚普及智能一卡通,比另一个时空提前五六年开辟‘话吧’的乡镇相比,在这方面或许真是‘两个世界’。

所以,跟小明星童影定下婚约的泰迪,并不喜欢来这种场所。

尤其还是赵公子开的club。

但他还是来了……

和平路。

傍晚八点半。

阵阵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飞机引擎轰鸣声,自街道末端传来。

紧接着,一辆辆流光溢彩,酷似黑科技的跑车,相继停靠在诚基中心由售楼处改造的club大门前。

十辆,二十辆,五十辆……

如此动静,顿时吸引无数人目光。

最先走下车的不是泰迪,而是沈文。

其身穿秦黑鸭制服,头戴工作帽,背后印着‘我们玩的不是跑车,是为了让鸭子飞得更快’。

俩人来这里的目的,一是刺激赵公子,看看对方会不会做出过火行为,二是招惹那些挂职赵公子公司的某些领导亲戚,帮已经坐上东山大主管的高检领导,烧把火。

换句话说,来钓鱼。

其实泰迪等人的实力也不弱,在东山混了这么久,又结识那么领导,再加上葛老二拜把子兄弟,论人脉堪称东山版泰公子。

可惜,双方道不同,不相为谋。

赵公子钟爱房地产,泰迪钟爱跑车。

一个喜欢在城市赚黑心钱,一个喜欢混迹乡野练跑车技术……

啥?

在乡下练跑车技术?

对啊,大泰路桥建造路桥、高速,通车之前还不是随便跑?

有这种好地方,不用担心被查,不用担心维修,还有青山中医院救护直升机……

所以,不但东山喜欢玩跑车的富家子弟加入其中,还包括一些南河、东北、建福等地的二代们。

“迪哥,今天怎么搞?”

“咱乡下来的,按咱规矩搞!”

“真在D厅吹唢呐啊?”

“听着喜庆。”

(本章完)